中华龙

王军馆长与来参观三五将军文化博物馆的外国留学生合影

首届三五将军文化月共和国将军林开园将帅后代合影

2006年5月5日在三五文化中心有幸和毛泽东主席嫡孙毛新宇博士和六位共和国将军合影

纪念援老抗美五十年,援老抗美老兵为共和国开国将帅林和援老抗美群英谱敬献花篮

2018年“感动哈尔滨”年度人物(群体)颁奖典礼在哈尔滨电视台举行

王军荣获2018感动哈尔滨年度人物奖

开国将帅林

当前位置: 首页 > 专题报道 > 新时代最可爱的人——记陆军某扫雷排爆大队英雄战士杜富国

新时代最可爱的人——记陆军某扫雷排爆大队英雄战士杜富国

2019年05月19日 19:55:11 来源:新华社 访问量:811 作者:杨庆民


【视频】新时代最可爱的人——记陆军某扫雷排爆大队英雄战士杜富国http://peopleurl.cn/N3hmQE


2018年10月11日,在西南边境扫雷行动中,面对复杂雷场中的不明爆炸物,陆军某扫雷排爆大队战士杜富国将生的希望留给战友,死的危险留给自己,永远将双手双眼献给了“为人民扫雷、为军旗增辉”的生死誓言。

“最危险的时刻让我来,当兵就该站出来。最危险的时刻让我来,英雄豪气在胸怀”这首灵感来自杜富国英雄事迹的《让我来》,唱出了新一代青年革命军人勇于担当、甘于奉献、不怕牺牲的心声。

此时,杜富国正在陆军军医大学西南医院接受康复训练。而他的400多位战友,仍冒着生命危险,在执行新的扫雷任务。每天,他们都在书写一封随时都可能成为遗书的“遗书”……

出品:李学勇

制片:田源、李宣良

监制:王东明

记者:李清华、张永进、杨庆民

摄像:梅坤龙、曹晓龙

编辑:丁鹏

统筹:张首伟

新华社昆明5月19日电题:新时代最可爱的人——记陆军某扫雷排爆大队英雄战士杜富国

新华社记者李清华 杨庆民

在云南麻栗坡,杜富国向雷场外转运炸药(2015年4月26日摄)。新华社发(黄巧 摄)

人物简介:杜富国,陆军某扫雷排爆大队4队5班战士,贵州省遵义市湄潭县人。1991年11月出生,2010年12月入伍,上士军衔。先后被评为全国自强模范,感动中国2018年度人物,陆军首届“四有”新时代革命军人标兵。

生命担当使命,雷场就是战场。2015年6月,杜富国积极报名参加边境扫雷行动,先后进出雷场1000余次,累计排雷排爆2400余枚,处置险情20多次。

2018年10月11日下午,在执行扫雷任务时,杜富国命令战友“你退后,让我来!”排查过程中,突遇爆炸。瞬间,他用身体保护了战友,而自己却失去了双手双眼。组织上为他荣记一等功。

杜富国在雷场上一次次“让我来”的英勇壮举感动了中国,被人们称为“新时代最可爱的人!”

↑在云南麻栗坡,杜富国展示自己排除的1枚地雷(2016年10月24日摄)。新华社发(杨萌 摄)

雷患,地球的疮疤,人类的梦魇。

据资料显示,由于战争、冲突、恐怖等原因,目前世界上有数十个国家、地区,仍存在着上亿颗地雷隐患。每年,全球有数千名平民、孩童因雷患炸死炸伤。

上世纪七八十年代,祖国南疆云南边境战火连绵。硝烟散尽,当年战场上百万余枚地雷、数十万枚(发)爆炸物,在这里形成的100多个混乱雷场,给今天的边疆军民造成巨大威胁。

彻底排除雷患,保障人民群众安全!陆军某扫雷排爆大队400多名官兵领命出征。

“当我了解到生活在雷区的村民十年间被炸三次的惨痛事件时,我的心难以平静。我感到冥冥中这就是我的使命,一个声音告诉我:我要去扫雷!”——杜富国

这段话,是杜富国参加扫雷行动申请书中的真心表达。

雷场就是战场。有人说,扫雷部队用的是“绣花针”,走的是“阴阳道”,跳的是“刀尖舞”,拔的是“虎口牙”。杜富国很清楚:扫雷是一项艰辛、艰苦、艰难而十分危险的任务,但他选择了义无反顾。

↑在陆军首届“四有”新时代革命军人标兵颁奖仪式上,杜富国敬军礼(1月23日摄)。新华社记者 张永进 摄

雷患,隐蔽性极高、杀伤力极强,一直令许多国家扫雷部队头疼。现代化的扫雷机器人、综合扫雷车、雷场清障车等装备虽然提升了扫雷能力,但国际扫雷组织认为,目前世界上能够扫除雷患的最有效方式,仍是人工手动扫雷。

云南边境地区存在的地雷品种杂多、时间漫长,加之陡坡、悬崖、丛林地势及复杂气候,导致许多地带出现坍塌,雷患情况异常复杂,扫除难度极大。在这里,先进的扫雷设备几乎寸步难行,只能靠官兵冒着生命危险去扫雷。

2015年11月的一天,完成扫雷集训的大队官兵挺进雷患最为严重的麻栗坡边境雷场时,当地人民群众自发地敲锣打鼓,夹道欢迎解放军来扫雷。

在这条边境线上,雷患成了边民脱贫的毒瘤,生活的梦魇。八里河东村,户户有截肢、家家有拐杖;杜富国所在雷场猛硐瑶族乡,就有上百人被炸死炸伤。曾两次踩雷被炸、失去双腿的村民盘金良激动地说,我们有地不敢种、有茶不敢采,今天终于把扫雷部队盼来了!

雷场险象环生,随时都有意外发生。作为扫雷大队首批发展的新党员,杜富国在雷场说得最多的一句话就是:“我是党员,让我来!”

↑在陆军军医大学康复中心,杜富国在跑步机上进行训练(4月15日摄)。新华社记者 张永进 摄

天保口岸4号洞,是地雷爆炸物最多、危险系数最高的雷场。杜富国和战友唐世杰发现了一枚处于战斗状态的火箭弹,随时都可能发生爆炸。他命令唐世杰撤回安全区,独自一人排除险情。

排了一层还有一层,原来这里藏着一个“炮弹窝子”:这天下午,杜富国在这里搜出4枚火箭弹和20多枚爆炸物,其中既有诡计装置的反坦克地雷,也有罕见的抛撒雷,还有倒置的绊发雷。

仅在这个雷场,杜富国排除地雷和各类爆炸物就达200多枚(发)。

2018年10月11日下午,这是第三次云南边境扫雷人工搜排的最后一块雷场。

杜富国所在的扫雷大队4队在老山主峰西侧的雷场进行作业。组长杜富国和战友艾岩为一个作业组,他们是生死相依的战友加兄弟。在坡顶扫排爆破筒“翻犁”(爆破)过的土地上,他们发现了一枚露出部分弹体的爆炸物。杜富国初步判断,这是一颗当量大、危险性高的加重手榴弹。根据以往经验,下面可能埋藏着一个雷窝。

他们迅速报告了情况。分队长张波当即命令杜富国“查明有无诡计设置”。面对这颗疑点重重的爆炸物,作为组长的杜富国命令艾岩“你退后,让我来”。

↑在陆军军医大学康复中心,杜富国进行肌电手抓握训练(4月15日摄)。新华社记者 张永进 摄

按照作业规程,杜富国开始小心翼翼清除弹体周围浮土。突然“轰”的一声巨响,杜富国下意识地倒向了艾岩一侧。飞来的弹片伴随着强烈的冲击波,把他身上的防护服瞬间炸成了棉絮状,杜富国顿时倒在血泊之中,当场失去了双手和双眼。也正是杜富国这舍生忘死的刹那一挡,两三米外的艾岩,只受了些皮外伤。

“无论是在连队、还是在别处,都是在为国家、为百姓奉献,我渴望着更多的牺牲奉献。”——杜富国

这句话,是杜富国没有英勇负伤之前日记里的内心独白。

微信、QQ号为“雷神”“征服死亡地带”的杜富国,随着这惊天一爆,在雷场实现了为国家、为百姓牺牲奉献的内心渴望。

“富国、富国……”

“军医、军医……”

“担架、担架……”

爆炸声、战友们急切的呼喊声,在山林间回荡……

在陆军军医大学,杜富国与妻子王静一起散步(4月15日摄)。新华社记者 张永进 摄

   杜富国生命垂危。两个手掌当场被炸飞,双眼球破裂内容物溢出,右眼球造成脱落,大腿根部至面部创伤面积达90%以上……

重症监护室。三天三夜,连续5次大手术。从鬼门关冲出来的杜富国,恢复知觉后第一句话是:“艾岩怎样?”

提的第一个要求是:“赶紧治好我的伤,我还要去扫雷!”

部队领导闻讯赶来了:

      “杜富国——”推开病房的门,主治医生语音未落,病房里就传来了洪亮的回答:

 “到!”

声音铿锵有力。

“部队领导看望你来了!”医生接着说。

“首长好!”

“富国,你是一个好兵!在这次行动中,你光荣负伤,表现很勇敢,希望你要坚强!”将军疾步向前,俯下了身子,